新闻动态

从中华文化和欧洲文化不同的生成过程,分析其

2019-12-14

一、中华文化是在东亚“文化大冶炉”中经过五千年冶炼而成的人类唯一“有根有色文化”。

人类文化的发生和成长过程,有点像烧瓷器或炼钢,必须有一个相对封闭“冶炼炉”,经长时间恒定的温度烧制而成。如果开炉早了、温度不够,或反应元素加得不对,就全废了。

中国这种内部统一,周边隔离的地理结构,恰似“文化冶炼炉”,经过五千年的冶炼,诞生了人类目前唯一,也是等级最高的文化——“有根有色文化”——中华文化。它感性、聚合、自带辩证唯物,其一致性、开放性、包容性、创造性和同化能力都是其它文化无法相提并论的。几千年来华夏民族以中原为起点不断融合周边的部族,形成了现在世界最大,也是同质性最好的单一民族——汉族。

中国很早就处理好了其他国家至今无解的宗教冲突和民族不融问题。在中国分裂只是暂时的,大一统是常态,这种情况有利于中华文化的持续稳定发育成熟。

世界除中国以外其他地方到处都是来不及成胚和烧制就停滞的文明。它们虽形式丰富多彩但不是成熟文明,其文化中人作为动物的本性还没有被压制住结构化,其心态停留在原始阶段,主要特征就是狭隘、暴戾,一有条件就进行殖民、扩张,对其他部族无情屠杀、灭族。这种文化没有包容性所以融合不了其他部族,其人口只能自衍,而不能同化他族呈几何基数成长。

就像古罗马帝国虽大,但它的文化达不到把域内各族同化成一个民族的等级。只要风吹草动,罗马帝国就垮塌了,其他民族不会给予它重建的机会,因为其他族一样逮住机会就对其灭族。

其实中国在商朝时期也是这样的残暴。商人认为其先辈死后都会变成神灵保佑他们,殷墟几十万片甲骨文,几乎片片都记载着商人杀人祭祖的经历!在商人眼里只有你死我活的竞争和相互利用的利益关系,其他部族的人和牲畜没有两样,可以人祭。商人的暴行遭到包括周人在内的所有人反对,在商纣王烹了周人首领姬昌的长子伯邑考,并逼迫其吃下儿子的肉后,周人终于爆发了。

公元前1048年(周武王九年),周武王姬发亲率戎车300辆、虎贲之师3000人、甲士45000人大军向东进发,在今洛阳市孟津县会盟镇举行誓师仪式,即“盟津之誓”,史称“八百诸侯会盟津”。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领导的盟军通过牧野之战打败了商朝,建立周朝。

周朝时期,中国文化中人性和理性骤然上升,有了“天下”和“德”的概念。周人敬祖畏天但不迷信,认为衡量人的价值在“德”,包括周王在内的所有人都应时时反省自己,端正思想,为天下人做事,通过自我修炼成为圣人或君子,即使“蛮”族也是可以教化成“人”的。周人教化蛮族的工具是他们的语言文字、礼乐艺术和以“德”中心的全新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有先进的科学技术生产力所能打造的较高水平的生活条件。

《史记》记载,周公“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犹恐失天下之贤。”意思是:正在吃饭的周公见到有人造访,来不及咀嚼咽下口中的食物,赶紧吐出来马上接待。被后人称颂为“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在中国人眼里,周公就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鼻祖,也成为了中国历代帝王和文人行为的楷模,被孔子尊为圣人——做梦都能梦见周公!

显然,周人的文化发生了质的改变,开始能容得下其他民族,主张文明教化,而不是杀戮,这是人类文明的最耀眼的一次质变升华,也是中华文化成熟的重要标志。人类从此有了唯一的原生、成熟文化——有根有色文化。周文化是中华文化的基石,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头,为后世各朝代所遵从因而更加成熟。

中华文化经过三皇五帝时期的孕育生根,夏商时期的发芽成苗,西周时期的开花吐絮,东周的授粉,秦汉的成果,再经过两千年发酵陈酿的文化“赋能”才达到今天的成熟度。经过这上下五千年的冶炼,中华文化的“理性”、“德性”、悟性大幅度提升。使中华文化有了区别于任何其他民族的开放性和包棋牌容性,这决定了它有超强的融合同化能力,可以将整个中国核心区内各族,全部同化为一个民族。实际上中华文化对世界最大的贡献在于,为人类培育缔造了最古老最大民族——人口达十二亿以上汉族,成为中华民族为主体。在中国无论政权更替多少次,都会分久必合,不会世界像其他民族那样昙花一现。反过来也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最大的贡献是创造并为人类传承了唯一没有中断的“有根有色”——底层文化扎实的最为成熟文化。

古希腊文化被现代欧美人追溯为他们文化的间接渊源,但对古埃及人来说,古希腊也算是北方崛起的蛮族。它是在古埃及、西亚、印度等古文明的成果的催化形成的,其底层文化没有经过自我定型的过程。

当时希腊人祖先尚处于氏族状态,没用文字只有简单的口语,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都还没有成型。而周边各种人类文明的成果如商品、工具、技术、思想、文字、传说、认识、强盗、商人、艺术等等汹涌而来,古希腊人只能学习、模仿、创新。物质文化生活水平迅速提高了。但底层文化还没有搭建起来,就像没有大人看管的一群三五岁的儿童,一切都是新奇的,一切都没有答案,到处都是为什么——又没有地方问。这种巨大的需求刺激着希腊人的大脑,促使他们去思考、推理、论证、辩论、争吵……希腊哲学就是这样在混乱中诞生了。

公元前十一二世纪到七、八世纪间被称为希腊的“神话时代”。希腊神话是原始氏族社会的精神产物,其源于古老的爱琴文明。公元前8世纪,古希腊原住民长期口头相传并借鉴了流传到希腊的其他各国的神话的基础上形成基本规模,后来在荷马的《荷马史诗》和赫西俄德的《神谱》及古希腊的诗歌、戏剧、历史、哲学等著作中记录下来,分为神的故事和英雄传说两部分。

在那原始时代,他们对自然现象,对人的生死,都感到神秘和难解,于是他们不断地幻想、不断地沉思。在他们想像中,宇宙万物都拥有生命。希腊神话中的神与人同形同性,既有人的体态美,也有人的七情六欲,懂得喜怒哀乐,捕鱼 还能参与人的活动。希腊神话中的神个性鲜明,没有禁欲主义因素,也很少有神秘主义色彩。

公元前6世纪,泰利斯等提出世界本原问题,反对过去流传的种种神话创世说,认为世界的本原是一些物质性的元素。与此同时,在意大利南部希腊人的殖民地出现了另一种思想倾向的哲学学派,他们认为万物的本质不是物质性的元素,而是一些抽象的原则,毕达哥拉斯学派认为是“数”,以巴门尼德为代表的爱利亚学派认为是“存在”,并认为“存在”是不变的,不生不灭的,运动变化的只是事物的现象。

苏格拉底认为客观真理是存在的,他要为各种伦理道德范畴寻求普遍的定义。柏拉图认为我们感觉到的种种变动的、有生灭的具体事物,只是现象,它们是相对的,它们的本质是一个同名的、永恒不变的、绝对的“理念”。亚里士多德认为具体事物是“第一实体”,又认为质料只是潜能,形式才是现实,现实先于潜能,形式决定事物的本质。他还认为有不动的第一推动者即纯形式存在,提出了从潜能转化为现实的运动变化的哲学体系。

4、由于没有传统价值观约束,古希腊人思想非常开放,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体现出肆无忌惮的放纵。

著名的哲学家亚里斯提卜,信奉“快乐是生活真正的目标”。吕底亚的未婚姑娘就可以在众人面前扒光,以此来赚钱,购置自己的嫁妆。古希腊法律也完全允许,甚至是支持的。早期的希腊法律甚至规定“女性是公共财产”,当时希腊原始的奥林匹克运动会,胜利者的“奖品”就是少女。希腊酷爱的裸体雕像和绘画也是缘于此,但奇怪的是这也已经被奉为近现代西方艺术圭臬。

5、古希腊的文明没有原生底层文化架构,其三观的基础是以哲学理论和法规替代的,非常不稳定。

设想一下这样的一个实验,把100个婴儿封闭起来,不让他们接触社会,只让几个机器人去照顾他生活,可以播放一些最简单的生产劳动画面和科学实验视频验给他看……这样的一群人长大组成的社会没有传统观念,思想机械,观点多元,逻辑思维超强,喜欢推理,经常演绎出多样的哲学思想,不断提出各种各样的假说,尽管其中大部分是荒谬可笑的,但不乏真理。由于他们不知道应该怎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不知道人为什么要活着,只能通过自己的逻辑推理迅速构建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这就是古希腊实际情况。

这就是欧洲历史上,为什么哥白尼提出了地动说就可以引发一场声势浩大的思想文化运动,为什么达尔文的进化论就可以把欧洲搞得天翻地覆,为什么 一个人创造了“上帝死了”的假说就可以成为一个显赫的哲学家?

古希腊这种文明,他们所赖以生存的基础不是原生并不断赋予能量的原生文化,而是各种哲学思想——这属于社会科学知识范畴,而不是本文要讨论的人类底层文化的范畴,根本不是真正意义的底层文化。

古希腊人以哲学思想代替文化——那整民族的思想和行为都变得机械了。中国人说的药不能当饭吃“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以后两千年来,从古希腊再到古罗马,再到法兰克和近代法、英、德、意等民族国家,每次转移都是换种换文,以上这个过程再重复一遍。

因此说欧洲的底层文化也是用属于表层的哲学理论进行搭建的,其本质是以科学技术为核心的现代化。其关注点多在人与物关系,属于理性入世文化,姑且称之为“无根有色”文化。这种文化的人很思维机械,擅长推理,在中国人看似很简单东西,他们都要推出一大堆是是而非的理论体系来。这种文化在近代科学和工业诞生以前所谓西方是非常脆弱的——因为其“内部向心力很差”,“外部同化力很弱”,体量很小,论传统科技和生产力与东方大国相比差远了,论武力又战不过游牧民族。想当年,古希腊雅典奴隶共和国隐约就是一个“简配的美国”,但还是个灭种断文命运。

所以后来欧洲各族人引进基督教文化,经过中世纪上千年的神学浸泡,他们身上又增加了些许人性,一直等到世界文明成果“搬运工”——阿拉伯帝国,把包括中国四大发明在内的几乎所有亚欧大陆的文明成果都搬运过去,欧洲开始从中世纪神学的“冬眠”中苏醒,经过文艺复兴的思想启蒙、宗教改革……才有了资本主义资本主义萌芽和大发展,并依托支离破碎的欧洲地理所形成众多小国,没有大一统惯性阻力的优势,多元化发展,诞生近代工业,在工业化的刺激和拉动下,产生了近代科学。

人类文化根据其发展程度,可分为三个阶段:原始文化——民族文化——天下文化。中华文化属天下文化是人类文化的成熟阶段,是唯一有根有色文化,代表着各种民族文化发展的方向。对标传统科技和现代科学的进化关系,我们可以将天下文化称为现代文化。科学不过三四百年历史,诞生于近代欧洲,现普及到世界各国。现代文化诞生于两千多年前的周朝时期,周初即开始萌芽,后被老子和孔了等整理出来,成为中华民族历代传承并赋能的文化。

卡尔·马克思:火药,罗盘针,印刷术,这是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伟大发明,火药把骑士阶层炸的粉碎,罗盘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却变成了新教的工具,总的来说,变成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

英国哲学、文学家、科学家弗兰西斯·培根:印刷术、火药、指南针“这三种发明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把事物的全部面貌和情况都改变了:第一种是在学术方面,第二种是在战事方面,第三种是在航行方面;并由此又引起难以数计的变化来:竟至任何教派、任何帝国、任何星辰对人类事务的影响都无过于这些机械性的发现了。

培根被马克思、恩格斯称为“英国唯物主义的第一个创始人”,“整个实验科学的真正始祖”,先于物理学奠基人牛顿82年出生,代科学是欧洲近代科学的最重要启蒙导师之一。

文化的价值是“化”,没有同化力的文化不是真正的文化。有同化能力的有根有色文化才是真正的文化!它使命就是为融合全人类准备的,因为从某种意义上就是现代人类文化。它的生成与现代科学的诞生一样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甚至意义更加重大。因为只有这种文化才是真正的文化和拥有强大的融合同化能力。试想如果人类各民族只会竞争而不能融合,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如此任何文明都不能常在,理性和知识不能大范围传播和积累,任何文明成果在天灾人祸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随时都可能消逝在历史长河中,那就根本没有“逻辑体系+因果实证”什么事了。

希腊先贤著作本已经随着希腊国破而逐渐被毁了,现在欧洲人看的是阿拉伯的译本。如果没有纸和印刷术,阿拉伯译本只有一两本,任何意外都可能让欧几里德著作彻底消失。即使有几何学到欧洲的也没有几个人能接触到,科学的产生将遥遥无期。

1953年斯伟泽给爱因斯坦写了一封信,问为什么近代的中国产生不了现代科学。爱因斯坦回信说,“西方科学的发展是以两个伟大的成就为基础:希腊哲学家发明形式逻辑体系(在欧几里得几何中),以及(在文艺复兴时期)发现通过系统的实验可能找出因果关系。在我看来,中国的贤哲没有走上这两步,那是用不着惊奇的。做出这些发现才是令人惊奇的。……因为人类产生科学是一件很随机的意外事件。”

第二步以中华文化为基础融合西方以科学文化,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人类持续、快速发展。

有了中华民族这种拥有庞大体量、博大精深和有巨大行动力的可持续生存的文明,科学的产生将从偶然成为必然。事实将再次证明有根有色文化的学习能力、创造能力和思维能力不会弱于任何其他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