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古代人也爱谈星座?最爱“黑”的竟然是摩羯座

2020-03-19

古代人也爱谈星座?最爱“黑”的竟然是摩羯座!

在中国古代,古人为了量度日、月、行星的位置和运动,把黄道带分成十二个部分,叫做“十二星次”。被称为中国古代星座。它们是按赤道经度等分的,并和二十四节气相联系。


据《汉书·律历志》记载,十二星次的名称是:星纪、玄枵、娵訾、降娄、大梁、实沈、鹑首、鹑火、鹑尾、寿星、大火、析木。


只不过,这种中国古代星次的划分和现今非常流行的西方十二星座还是很不一样的。

牛牛下载游戏



西方十二星座最早来自古巴比伦的天文记录,随后传入古希腊,再从古希腊传到天竺(印度),被天竺僧人吸纳进佛经中。


可能让你没想到的是,1000年前的古代人,已经和我们现代人一样在谈论十二星座的运程了。只不过那时候不叫十二星座,叫“十二星宫”。

大约在隋朝时候,“黄道十二宫”随着佛经传入了中国。隋朝时候十二星宫的排序跟现在的十二星座是一样的,名字也大同小异。双鱼座写成“天鱼”,白羊座写成“特羊”,金牛座写成“特牛”,双子座写成“双鸟”,处女座写成“天女”,摩羯座则写成了“磨竭”。




苏州的宋代瑞光寺遗址发现了一份北宋景德二年(1005)刊刻的《大隋求陀罗尼经》上面,也画了一幅环状的十二星宫图,图案非常清楚,跟我们今天看到的十二星座形象几乎没有差异。惟摩羯宫画成龙首鱼身的有翅怪物,与今天的羊首鱼身图有别。


有一部刊刻于北宋开宝五年(972)的《炽盛光佛顶大威德销灾吉祥陀罗尼经》(现藏于日本奈良寺院),卷首图就是一幅环状的十二星座。


出土的宣化辽墓(墓主张世卿卒于辽国天庆六年,即1116年)壁画也有一幅十二星宫图。


河北邢台的开元古寺,今天还可以看到一座铸于金代的大铁钟,铁钟上也铭刻有十二星宫。


到宋代时,十二星宫的说法已经广为流布,图像史料、文献记载与出土文物都可以证明宋朝的民间社会已广泛知道十二星宫。

宋人的著作中,十二星宫的说法也不鲜见。如北宋人傅肱写了一本《蟹谱》,收集了一堆跟螃蟹有关的典故,其中说到,“十二星宫有巨蟹焉”。


宋代文豪苏轼苏大学士出生于北宋景祐三年十二月十九日,用万年历回溯,可知他的阳历生日为1037年1月8日,太阳恰好在摩羯宫,此时出生的人“命宫”(相当于太阳星座)即为摩羯座。


苏东坡学问庞杂,对十二星座也是颇有研究。他曾不止一次发感慨:我与唐朝的韩愈都是摩羯座,同病相怜,命格不好,注定一生多谤誉。

原来韩愈写过一首《三星行》,诗中说他自己出生之时,恰值月在斗宿,牵牛星耸动其角,箕星大张其口。不见牵牛星拉豪车,不见斗宿装美酒,唯有箕宿独显神灵,致使自己颠簸一生。


按唐宋时的占星学,二十八宿的斗宿正好对应黄道十二宫的摩羯宫,月亮所在的星宫为“身宫”(相当于月亮星座),可知韩愈的身宫正是摩羯。


“摩羯座”在宋朝是最不受待见的星宫——宋人很爱“黑”摩羯座。

话说苏轼的朋友马梦得也是摩羯座,苏大学士便故意嘲弄他,同时也是自嘲:“马梦得与仆同岁月生,少仆八日,是岁生者,无富贵人,而仆与梦得为穷之冠;即吾手机版棋牌牛牛游戏二人而观之,当推梦得为首。”取笑马梦得的命理比他还要倒霉。


宋代之后,还有不少诗人写诗“黑”摩羯座,如元诗人尹廷高的《挽尹晓山》:“清苦一生磨蝎命,凄凉千古耒阳坟。


明代学者张萱的《白鹤峰谒苏文忠》:“磨蝎谁怜留瘴海,痴仙只合在人间。”诗人认为自己与苏轼同病相怜。


可以看到,在古热门手游牛牛代,摩羯座就和现今的处女座一样,被大众“黑”的够呛了。



我是@嚼香书院 ,期待与你一起品读历史趣闻,分享情感领悟。